贴心姐妹网
 · 设为主页 | · 添加收藏 | · 会员注册 | · 会员登录    +
 
首页 | 社会政治 | 职场创业 | 情感关系 | 子女成长 | 多元生活 | 文化艺术 | 社区公益

1917-1918,行驶在加拿大的神秘列车

—— 一战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纪实 (之二)
来源:贴心姐妹网   更新:2020-11-12 08:06:41   作者:石晓宁
1917-1918,行驶在加拿大的神秘列车 —— 一战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纪实 (之二)

4、艰难的运输过程

 

过境加拿大运程中的难度英军始料不及。主要由于全程海陆衔接发生延误频率高,尤其是大西洋一段的航运调度误差最多,期间还遭遇了一战中对北美运输影响巨大的哈利法克斯大爆炸事件,使得英军决定于19182月提前终止计划。

 

北美是英国最大的军资的供应地。19175月-12月,蒙特利尔集散了美、加2,447,096吨的军用物资,占到1917年加拿大全年运量的87.5%,排在第二第三位的为圣约翰港、哈利法克斯港,也分别有140,169 99,110吨的运量,致使大西洋运输异常繁忙。

 

而中国劳工运输仅是大西洋运输的一小部分,不仅多次让位于美、加远征军与军需运输,有时紧急调用的甚至是海军部没有记录在案的、或者违反安全规定、不适合于劳工运输的商船也应急使用了。军方押运人员的缺乏也导致运输的不畅。而最大的压力,来自于海运船只的多次延误,多次打乱了本已造成巨大的压力的铁路承运时刻表。同时,海运的延误导致的劳工滞留,使温哥华岛的威廉角营地人满为患,超员安置屡屡发生,迫使加拿大政府与民间都要额外地为劳工们提供住宿支援。

 

综观加拿大境内过境运程,仅有19175月-6月做到了按时接运。7月-11月几乎每月都有船班延误,铁路无法按时运送。如7月由于大西洋段船延误,加上铁路工人罢工,使得1,700名劳工滞留在太平洋船上无法上岸。8月由于一艘太平洋船提前4天到达温哥华无法安置,而加拿大陆军部,在未与海军部沟通的情况下就下达劳工下船上岸的命令,引起铁路与海军部的问责纠纷,最终使陆军部停止插手运输事务,另外还导致了中国推迟了启运时间。

 

鉴于种种运力的紧张, 7月移民部与海军部选定加拿大中部的陆军营地皮特洼(Petewawa), 作为夏季(191788日-104日)劳工暂时的停留地,临时缓解压力。 

 

由于8月的延误加上整个9月没有一条大西洋船发运,10月只发了一班大西洋船,加上皮特洼营地冬日关营,使得威廉角营地遭遇了长达5个多月的超员现象。随着4条太平洋船在10月中旬先后到达,致使9,500多名中国劳工滞留在威廉角。到11月,形势没有缓解,而冬季温哥华雨季的湿冷天气,使得营地条件出现泥泞、拥挤不堪以及缺乏食物的恶劣情况。

 

就在此时,1917126日清晨的哈利法克斯港,装满3,000吨炸药以及原料的法国军舰勃朗峰号与一艘挪威船相撞,发生了冲击力被称为是有核武器之前最强当量的人工爆炸,爆炸中心温度达到了5,000度,冲起了巨大的蘑菇云,并引发了海啸。哈利法克斯东北部方圆160公顷的城区夷为废墟,船坞尽毁,铁路、电报中断,哈利法克斯港近一个月无法使用,迫使军方转而用美国纽约和加拿大圣约翰港来运输。

 

爆炸发生当天,所幸载有3,000多名劳工的列车正在途中,随即滞留于圣约翰的一个展览中心,直到1227日启程赴英。大爆炸使得威廉角有10,336名劳工滞留,中国青岛营也暂停。1228日,哈利法克斯港恢复运行,运出了6,142名劳工,但尚有7,913名滞留。

 

19181月,哈利法克斯港共发出5条大西洋船,运出了滞留的13,310名劳工。鉴于运输的难度,1918 221日,伦敦战争内阁给加拿大海军以及太平洋铁路公司发出通知,提前结束中国劳工合同。中国已经招募等待出发的劳工们的合同遭到取消。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中国华北伤寒大爆发,营地也是疫区,已招募的劳工,包括不合格的劳工,人数有3,000名之多,都被迫呆在营地中隔离至疫情结束才遣散。

 

19183月太平洋段发出了最后两条船,该段劳工运输结束。523日,最后滞留的3,497名劳工在温哥华由太平洋船运公司的亚洲皇后号(S.S. Empress of Asia)南下巴拿马,沿大西洋东岸北上经纽约到达英国,6月至712日,最后548名劳工陆续赴英国。83日,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客运助理毛姆发出了最后一份文件,报告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的运程结束。

 

5. 秘密过境行动

 

为了不让德军一方得到情报,本次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一开始就属于秘密计划。但是运送8万多规模的人员过境加拿大,当时实施“排华法”的加拿大政府认为会给加拿大社会的安全造成巨大的压力,因此,整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是秘密的。加拿大移民局和军方首先是严格地控制中国劳工到达加拿大境内后的人身自由。除了限制其在威廉角和皮特洼营地内活动外,还在劳工列车所有站点封锁车厢。其次就是动用严格手段控制和截留媒体以及电报系统对于劳工过境的报道与传播。

 

一战伊始,加拿大政府首先将敌国侨民enemy aliens——德国移民及战前属于奥匈帝国的乌克兰移民共8,000多人关进了集中营(Internment Camps)。但是一战亦为美国、加拿大第一次全国性罢工高潮期,倡导罢工斗争的社会主义激进活动频发。加拿大政府颁布《战时法》、《新闻检查法》,并成立陆军部检查署,对于登载不利于协约国的战事报道,都可对其任意检查并对违规者处以监禁或罚款,一度甚至对美国报刊的消息也予以监视。19173月启动中国劳工过境计划前,加拿大移民部长斯各特专门给陆军部检查署,申明保密性,并要求各电报局对劳工过境的报道的电报予以截流。

 

加拿大移民社区也一直为加拿大当局所监视,协约国移民的一切反政府的活动,都被视为敌国行动。1917年俄国有十月革命,影响着东欧移民社区中如俄国、乌克兰等激进党派在加拿大的活动;而华侨社区,则有美、加国民党支部反对北洋政府的领事馆和拥护北洋政府的侨社团体,并多次制造了侨社内的暴力事件。继1915年刺杀进步党记者黄远庸后,191891日加拿大国民党又刺杀了原进步党党魁汤化龙,导致了925日国民党与乌克兰社会民主党等13个激进侨民政治团体被加拿大政府的取缔,取缔的理由为这些党派反对已加入协约国的祖国,即视为反对协约国,违反了《战时法》。这个被国民党自己称为党禁的取缔长达八个月之久。

 

另外,英法在中国招募劳工引起了各地爱国激进派的抵制。加拿大政府不希望劳工过境期间在华人社区有抵制活动出现。种种原因,造成了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的行动成为了一次秘密行动。

 

6. 长期被遗忘的历史

 

19181111日一战结束,中国劳工担负起填弹坑、清除铁丝网以及肮脏的尸体收集、掩埋工作,回程时间被推迟。19199月至19204月,48,722名中国劳工,再度从加拿大过境返乡。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回程不再保密,但是这些中国劳工湮没于在凯旋的远征军的强烈光环中,再次没有成为加拿大媒体及各界的注目的新闻,随即就被各国历史所遗忘。

 

总体而论,中国劳工赴法援战是在遵守契约的前提下成行的,中国劳工受到了较为公平的待遇。每位劳工从招募之日起,每月得1法郎,折合中国币值10元,有家室的为15元。这个报酬可以和毛泽东1918年在北大图书馆每月8元的做对比,可见还是属于较合理的劳动力价格(根据一位参加一战英国军人的陈述,英国军人一天报酬是1先令,中国劳工是一英分(一先令是12英分。——编者注)。虽然伙食问题,一直是行程中劳工骚乱的原因之一,但是英军香港舰队开始时雇佣了一家华人公司制定劳工食谱,远航船上也配备了蒸饭炉,有的船还为劳工准备了雪茄烟。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也照顾到东方的饮食习惯,主食加入了大米,甚至准备了筷子。在1910年代海陆运输的条件下,劳工们需要忍受海运一段颠簸以及身居底舱的恶劣条件,但对加拿大列车所提供的良好的食宿条件是满意的。在加拿大营地待命时,虽然有运输环节的多次的误差,导致营地住宿条件拥挤,也偶有劳工被强迫免费征用的情况,但是总体上看,中国劳工并无遭遇到虐待等非人道境遇。

 

但是尽管如此,这样的待遇也不能代替战后的中国劳工的被忽略与遗忘。一战后协约国分赃,没有给投入了14万参战劳工的中国任何利益,更不用说这群享誉第一流的工人的劳工本人了。在法国西线阵地上,中国劳工可以适应所有的劳动,他们大多数都有技能或者很快能学会,已经可以任意在铁路、炮兵阵地和坦克工厂工作” (注:引自Mark O’Neil, The Chinese Labout Corps: The forgotten Chinese Labours of the First World War, Australia: Penguin Group, 2014, p.52.),对协约国的最后胜利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其重要贡献不可被埋没。

 

而同样不可埋没的,就是此次过境行动。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运出的运输人数,占到了英国军方征募的94千多名劳工总人数的近90%,过境加拿大成为中国劳工赴法的最主要的运输线。本次运载,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共动用了145列列车,12艘远洋船,运输了9万多人(含7000多名押送人员),加拿大的国家铁路公司(Canadian Government Railways, CGR)也参与了行动。最值得一提的是,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蒙特利尔的客运助理毛姆(Walter Maugham, 每次根据航运时刻制定出列车时刻表,为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84,127名的总人数以及车次、远洋船班记录留下了可靠而准确的数据。

 

在一战中,作为主要承运者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以及船运公司,其52艘船承运了超过100万的人力和400万的物资,一战结束时,仅有27艘船幸存,其巨大的贡献,早已有加拿大官方的肯定。承运中国劳工过境虽然只是其中之一,但是其特殊性在于,这是一次属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数量庞大的洲际长途人员运输,而且是空前绝后的。应该在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的承运史上留下一笔。遗憾的是,它与中国劳工一样,至今并未进入英国、加拿大以及中国的主流的历史书写中,百年过去,它们依然是一段被遗忘的历史。可喜的是,在2018年一战百年的纪念活动中,各国已经开始对中国劳工们的贡献加以彰显与缅怀。本文也怀着同样敬意,将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的历程加以整理展现,它不仅要成为世界一战史的一部分,更是应该广为人知的。

 

( 本文基于作者发表于《华侨華人历史研究》20199月第3期的论文《一战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过程考——以英国、加拿大官方档案为依据》)

 

作者

 

石晓宁   约克大学语言、文学与语言学系

 

相关阅读:

 

The ugly truth behind the First World War’s Chinese labourers

 

The forgotten army of the first world war: How Chinese labourers helped shape Europe


一战百年:被遗忘的中国“军队”

 

法国郊外的华工墓地,100年来都在等待亲人的出现 | 深度报道

 

一战中国劳工旅与加拿大:《哈里.利文斯通的被遗忘的人》

 

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麦加廉纪念日感谢一战13万华工,同时警醒世人“武装冲突没有任何光荣的成分”

 

The forgotten Canadian history of the Chinese Labour Corps

 

New B.C. book unearths Chinese labourers’ secret role in First World War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社会政治] BC省报告:女性在疫情中受到更大影响
[社会政治] 安大略省日增病例再创新高,全国四分之三病例集中在安大略、魁北克和阿
[社会政治] 加拿大移民部刊登面向香港人的移民申请渠道汇总
[社会政治] 特鲁多: 明年9月前大多数加拿大人能打上新冠疫苗
[社会政治] “加拿大李毅”:加东警官被责令补课,曾笑着介绍关于原住民女子被打死的
[社会政治] 疫情严峻的加拿大能否仿效澳大利亚的抗疫经验?
[社会政治] 加拿大外长:说狠话容易,但会影响营救康明凯和斯帕弗
[社会政治] 加拿大反对党要求政府出台对抗中国干预的法律,特鲁多政府将如何回应?
[社会政治] 加拿大五年拒4400难民申请者入境
[社会政治] 疫情期间更多婚姻破裂:新冠病毒是家庭矛盾的放大器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还没有注册会员?[立即注册]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 关于我们 About Us · 用户条约 Terms and Conditions · 隐私政策 Privacy Policy ·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版权声明:本网发布的内容版权归Lovingsister Media Inc. 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
© 2013 Lovingsister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Unauthorized distribution, transmission or republication strictly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