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心姐妹网
 · 设为主页 | · 添加收藏 | · 会员注册 | · 会员登录    +
 
首页 | 社会政治 | 职场创业 | 情感关系 | 子女成长 | 多元生活 | 文化艺术 | 社区公益

听听专家怎么说?麦吉尔大学梁臣教授:“对战胜新冠病毒我很乐观”

来源:加广中文   更新:2020-03-20 18:03:41   作者:梁彦

截止至今天(3月20日)全世界有超过27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死亡超过1万1千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很多国家采取了“保持社交距离”“自我隔离”的方式,希望能遏制这一病毒大规模爆发。

 

今天,麦吉尔大学/犹太总医院Lady Davis Institute的梁臣教授接受了RCI专访。他一直从事病毒研究,尤其是针对艾滋病毒研究。

 

新冠病毒和其他病毒比起来,它的传染性究竟如何?

 

这是需要比较的。从我们研究者的角度来说,主要看两点,第一是传染率,第二是致死率。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率在2-3之间,就是一个人可以传给2到3个人。SARS和MERS(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传染率都在2以内,所以,新冠病毒传染率高了很多。致死率来说,目前看各个地方不一样,大部分地方大约2%到3%——这是指case fatality rate,就是说在确诊者当中死亡人数的比例。这个比例在SARS是10%,MERS是30%,是非常高的。

 

接下来的三个月,您觉得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情况会如何?这个不太好预测。不过如果各个国家/政府和大众都采取必要的措施,是一定能够控制病毒的传播。比如说,中国采取的措施。现在美国、加拿大的方式也是“保持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e)比如学校、社交场所关闭等。这个措施实施一定时间之后,可以起到减缓感染趋势(flatten the curve)的作用,控制这个病毒还是能做到的。

 

“保持社交距离”是在没有药物和疫苗介入前最有效控制方式

 

为控制新冠病毒传播,各个国家实施的措施不太一样,但总体上是在“保持社交距离”“自我隔离”的方式。比如加拿大,一周前,受感染人数还不那么多,所以措施相对没有那么严格。但是,随着感染者升高,目前已经关闭了边境,包括与美国的边境。所以,根据病情发展,各国实施的措施程度也会不一样。但是这种封锁,给民众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心理上也会有影响 —— 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一样 —— 焦虑也是可以传染的。

 

我认为,在没有有效的药物和疫苗介入之前,这是最有效的办法。我举个例子,2009年的H1N1,也属于非常大的国际传染病,感染人数、死亡人数都很大。那为什么那个时候,人们没有现在这么紧张焦虑?因为当时已经有一些治疗流感的药物,可以用于治疗。而且,很快就出现了疫苗。因为我们每年有季节性流感的疫苗,所以,到了秋天,就出现了针对H1N1的疫苗。所以,大众感觉,有了药物和疫苗治疗,就不会那么恐慌。实际上,药物和疫苗这些研究成果,也会帮助控制民众的恐慌。

 

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以及药物研究进展如何?

 

针对新冠状病毒的疫苗研究和药物研究现在如何了?很多国家都投放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研制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和疫苗。比如前两天的新闻说,美国已经有志愿者接受了疫苗检测 —— 这可能会是最快的。同时,德国、中国和加拿大也在研制疫苗。

 

严格意义上来说,疫苗的开发至少需要12到18个月,因为需要通过临床试验。它必须有效,打入之后有效激发人体的保护性免疫反应。再有就是,它必须安全,如果因为注射疫苗出现其他的病症,当然不行。我觉得,目前这个非常时期,比如像美国开始的志愿者疫苗实验,也是非常的一种措施。

 

药物研究也一样,各国都在尝试不同的实验。最近提及的比较前端的药物实验,比如一种治疗疟疾的药物氯喹(chloroquine),在法国正在小范围试验,但还没有发表。另外就是瑞德西韦,也在测试,一旦有药物经过试验,通过了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认证,可以治疗新冠病毒感染,那么,大家的心情就会放松很多。药物如果从研发开始的话,好多程序,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但也有比较快的途径,就是可以开始检测一些已经被FDA批准的、用于治疗其他疾病的药品,如果发现对新冠病毒也有效的话,或许可以省却一些步骤。所以,可能会很快,比如两三个月就出来了。中国国内的我知道,中日友好医院在测试瑞德西韦,应该在四月份就出结论了,看看是否对治疗新冠病毒有效。

 

如果你回头看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那是一百年前,当时是感染了世界上一半人口,五千万到一亿人,但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流感病毒这个东西——流感病毒是在1930年代发现的。1945年才有了流感疫苗。而且,当时处于战争状态,状况比较混乱。但是现在,我们有很多技术,我觉得不会出现1918年的现象,而且随着疫苗、药物这些手段的出现,以及财力投入,效果很快会出来。我是非常乐观,目前的紧张是个短暂的过程。

 

再举个例子,比如2003年的SARS。它是在当年四月发现的,但实际上,在上一年的秋天就开始了。回头看看,COVID19也应该是去年11月开始的,但现在,你看到科技医学的早预测早检测,把这个时间提前了不少。我相信很快就有比较有效的药物,然后是疫苗出现。

 

评价一下加拿大公众卫生部门反应

 

加拿大政府很多决定和采取的措施,都是根据专家的意见。我觉得从目前看,它的很多措施是比较恰当的,是timely(及时的)和propely(恰当的),是比较好的。而且,加拿大从各方面,是有足够的资源来给民众做测试 —— 当然是有条件的,给出现症状的人检测。从数字上说,也检测了几万例,检测比较广泛的。

 

究竟是动物传染给人的病毒还是实验室病毒?

 

我感觉,国家之间的这些争论,如果没有科学证据证实的话,是毫无意义的,只会互相损伤互相损害吧。

 

任何一个事情都可能有各种猜测。但我们做研究的,是需要有科学证据数据来支持你的假设。目前我们有的数据,发表的研究,确实是支持,新冠病毒是一个从动物传播给人的病毒。最原初的源头应该是在某种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然后一定是有个中间宿主。这个中间宿主通过某种机会在某个地方传染给了人。

 

比如当年的SARS,我们知道是果子狸(civet cat)。那么,如何确定这一点呢?是因为在果子狸身上发现了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的相似性为99.7%。

 

所以,直到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动物,目前新冠病毒还没有找到宿主,这是个缺口,这些都需要更多研究。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我们找不到这个中间宿主,我们就控制不了这个传染源,那么就还会有这个病毒跑到人身上来。

 

当初SARS没有出现大规模卷土重来,就是因为当初找到了宿主/传染源,于是切断了传染源。所以,人群中的病毒传染控制住之后,就不会再有动物传染SARS病毒了,这令SARS得到了控制。

 

当然,目前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比较多,也有科学家认为,它会在人群中待下来 —— 因为人群基数比较大,去掉会比较困难。毕竟SARS终究才只有8000人感染。


对正在隔离中的读者,您有什么建议?

 

大家要一起努力,遵从政府颁布的措施,就是保持社交距离,自我隔离。我相信,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疫情会逐渐得到控制。

 

我也非常相信,很快,在不远的将来,会有疫苗和药物出现。当医学上的手段出现之后,这种病就会得到比较好的控制。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社会政治] 中加新冠疫苗临床试验由于中方变卦而取消
[社会政治] 加拿大多位亚裔名人呼吁种族团结与对话 专访邹至蕙:关注秋季返校的华
[社会政治] 安大略省推出新冠病毒提醒APP
[社会政治] 多伦多卫生局数据:单个性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中81%是少数族裔,51%是低收
[社会政治] 专访黄佩卿教授:新冠病毒爆发令加拿大种族主义沉渣泛起;负面影响可能
[社会政治] 加拿大新冠疫情让医疗慈善组织难以为继
[社会政治] 专访平权会行政总监江永聪:歧视亚裔事件继续升高,只做个“模范移民”是
[社会政治] 加拿大养老院新冠病毒感染死亡人数高?多伦多大学魏晓林教授:急需制定
[社会政治] 专访平权律师吴瑶瑶:华裔首先要承认种族歧视,然后才能谈改变
[社会政治] “法律帮助与心理咨询”:组织者谈“国际学生新冠病毒我见我谈”线上讨论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还没有注册会员?[立即注册]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 关于我们 About Us · 用户条约 Terms and Conditions · 隐私政策 Privacy Policy ·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版权声明:本网发布的内容版权归Lovingsister Media Inc. 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
© 2013 Lovingsister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Unauthorized distribution, transmission or republication strictly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