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心姐妹网
 · 设为主页 | · 添加收藏 | · 会员注册 | · 会员登录    +
 
首页 | 社会政治 | 职场创业 | 情感关系 | 子女成长 | 多元生活 | 文化艺术 | 社区公益

观点:一个希拉里倒下了,千万个希拉里站起来

来源:亚生看G2   更新:2018-11-12 12:51:12   作者:黄亚生
观点:一个希拉里倒下了,千万个希拉里站起来

  

J. Howard Miller "We Can Do It!" poster from 1943

 

2016年总统大选前,美国电视节目《每日秀》(Daily Show with Trevor Noah)的记者和一位特朗普的女性支持者有下面一个对话:


记者: “女性是否有资格做总统?”


特朗普的女性支持者: “没有。”


记者: “为什么?”


特朗普的女性支持者:“女性有更多的荷尔蒙,更容易按核按钮,发动战争。”


记者: “难道所有战争不都是由男性挑起的吗?”


这时这位特朗普的女性支持者回答不出,一脸茫然。


2016年总统选举的一个恶果就是一个杰出的女性被一个低能的男性击败了。但是一个希拉里倒下了,千万个希拉里站起来了。 如果说特朗普当选有什么正面作用的话, 就是他的当选使得美国无数的女性站了出来,参与政治。


我认为女性参政,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是一个进步。 这不光是一个男女平等的问题,和上面那位特朗普女性支持者观点相反,女性参政会改变美国的政治生态环境,提高美国的政治管理质量。有商学和金融学研究表明,由女性管理的公司或投资基金,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其股票和基金回报率比男性管理的公司和基金更高。 如果在经济领域,女性的管理绩效更加杰出,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在政治领域里情况会截然不同。


美国女性参政历史较短


美国直到1920年才通过宪法第十九修正案,保证了全国女性的选举权。国会则是在1917年和1922年才分别迎来了第一位女性众议员和第一位女性参议员。而美国女性则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才在美国政坛占据了一席之地。根据皮尤中心(Pew Center)的统计,美国国会的女性人数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迎来了明显的增长,在此之前,女性议员一直是国会的边缘群体。可以说,女性在美国参政的历史很短,而女性议员和官员在美国政坛的地位也长期是处在边缘。






美国国会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逐渐开始迎来更多女性议员(图为参议院女性人数变化)


图片来源:Pew Center


特朗普当选激发了更多“希拉里”站出来


根据今年CNN最新的民调显示,超过72%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白人女性反对特朗普,而少数族裔女性反对特朗普的比例更高。也许特朗普当选的正面作用就是鼓励了千千万万个“希拉里”站出来参与美国政治。在今年中期选举前,竞选宾夕法尼亚州第六国会选区众议员的空军退伍军人、企业高管克丽丝•胡拉汉(Chrissy Houlahan)接受采访时说:“我一直认为这是为其他人准备的,我不够格,但现在我想试试。”最终,胡拉汉在中期选举中成功击败共和党候选人,进入国会。


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爆发过两次声势浩大、意义深远的妇女游行。第一次是在2017年1月,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入主白宫不到24小时,美国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多地爆发大规模女性大游行,上百万名以女性为主的游行民众用和平集会的方式要求在大选中屡屡对女性出言不逊的特朗普尊重女性权利、保护女性权益,要求新政府支持民权、反对歧视和停止族群分裂。


2018年1月20日,特朗普政府执政一周年之际,大批美国女性再次走上街头,呼吁男女平等,表达对保障女性、移民及其他弱势群体权益的支持。2018年的游行正值反性骚扰的“MeToo”运动引发各界响应、美国将迎来2018年中期选举之际。因此,“去投票站展现力量”(Power to the Polls)成为了此次游行的主题,组织者希望激励更多女性竞选公职、参与投票,使女性权益得到更多体现。在华盛顿、洛杉矶、芝加哥、纽约、拉斯维加斯等各大城市,数以十万计的民众也在1月20至21日参加了游行,他们在演讲和标语中传递了同样的信息,那就是呼吁人们积极参与投票、帮助其他人登记投票、支持参选的民主党女性,或者自己勇于参选。


美国《时代》周刊在今年1月18日的封面是一群被称为“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的女性,她们都是受到去年的女性大游行激励、第一次参选的全国各地草根候选人。《时代》周刊介绍她们时写道,“你可以说这是报复,可以说这是革命。这是一次“粉色浪潮”,从美国参议院和州议会,到当地的地方教育董事会,出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清流,第一次参选的女性候选人正在努力争取大大小小的议席,她们大都是民主党人。” 《时代》形容“ 2016年,她们只不过是普通选民。在2017年,她们成为了积极分子。现在,到了2018年,这些医生、母亲、教师和高管们踊跃参政,为急需新面孔的美国政坛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8中期选举是属于美国女性的胜利


2018年的中期选举是属于女性的。我在之前的文章《黄亚生:2018中期选举揭示美国政治深层变化》已经提到,今年中期选举显示了美国社会的一些深层次变化,女性参政率的提高就是其中之一。根据目前的选举结果,新一届众议院的435名议员中,将有至少100名女性议员。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数据显示,此前众议院女性人数的最高纪录是85名(如果算上没有投票权的议员席位,那最高纪录则为88名)。这些获胜的女性众议员们,大都是民主党人。在此次98名确定当选的女性众议员中,其中84名获胜者来自民主党,只有14名来自共和党。更为关键的是,民主党本次能成功掌控众议院,原因是抢下了几十个原本属于共和党的席位,而其中有大约三分之二(18个席位)是由女性候选人赢下的。


在参议院方面,共有13名女性在这次中期选举中获胜,其中10名是民主党人,2名是共和党人(亚利桑那州两名女性候选人的竞争目前还悬而未决)。算上不参与改选的10名女性参议员,新一届参议院将有23名女性参议员,其中大都为民主党人。


在州长方面,两名民主党的女性候选人帮助民主党从共和党手中抢下了密歇根州和堪萨斯州的州长席位。密歇根州本是民主党的重要根据地,却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翻红,倒向特朗普。而堪萨斯州则是长期的深红州。这两个州的州长席位对民主党备战2020年大选意义非凡。


女性参政:不仅仅是平权


2018年中期选举中女性的胜利,体现了美国在男女平等这一领域的社会进步。然而,更多女性进入政坛的意义还不止于此。事实上,更多的女性从政可以提高政府的整体管理质量。


针对女性出色的管理能力,在商业界已经有很多相关研究。波士顿一家名叫Quantopian的交易平台将《财富》(Fortune) 1000强企业2002年至2014年的女性CEO业绩与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男性领导下的公司业绩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在这12年里,80位女性CEO领导的公司股票回报率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男性领导的公司高出226%。在2013年,商业咨询公司Rothstein Kass进行了一项金融研究,研究发现由女性管理的对冲基金的收入是男性管理的对冲基金的三倍。在研究覆盖的时间段里,由女性管理者管理的基金净回报率为8.95%,远远高于一般对冲基金平均回报率2.69%。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学者也开始关注女性在政坛的表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莎拉·安奇亚(Sarah F. Anzia)在2011年的一项研究中指出,相比男性议员, 国会中的女性议员能够将更多的联邦资金带到自己的选区,帮助选区发展。相比男性议员,女性议员也能够向国会提交更多的提案。而女性议员推动的法案更有可能使妇女、儿童以及社会中最需要帮助的群体受益,可以解决教育、健康和贫困等问题。弗吉尼亚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克拉格·沃尔登(Craig Volden)也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指出,相比男性议员,女性议员更有可能支持和推动涉及公民权利、教育和医疗问题的法案。这些问题都是美国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民主党的长期民意调查员席林达·雷克(Celinda Lake)表示,民意调查和小组访谈的结果表明许多女性国会和政府候选人,在解决医保问题和性骚扰等问题方面,相比男性,更有优势。罗格斯大学美国妇女与政治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women and Politics)的学者凯利•迪特马(Kelly Dittmar)说:“让女性掌权很重要。女性会聚焦与男性完全不同的政策领域。” 迪特马尔博士说,男性的竞选动机通常是想要担任公职,而女性要下定决心竞选,通常需要有“自己是时候做点什么”的冲动。她补充到:“有些事情让她们非常生气或沮丧,以至于她们决定自己必须成为谈判桌上做出决定的人。”女性竞选的动因会给予她们更坚强的意志去推动变革。

 

更多女性参政不仅仅可以推动国内政策发展,更可以稳定国际关系。特朗普上任近两年来,多次在国际社会上造成紧张局势。今年年初特朗普还在和金正恩互相公开用核按钮威胁对方。更多女性参政有助于美国更好地平衡国际关系。回到文章开头的故事,那位受访的特朗普女性支持者显然对女性有着极大的错误认知。荷兰心理学家范福特(Mark Van Vugt)曾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提出“男性勇士假说”(Men Warrior Hypothesis),指出男性在进化过程中,变得比女性更好斗,更容易对不同部落或群体的人产生偏见和敌视。换句话说,女性领导者非但不会乱按核按钮,恰恰可以减少潜在战争爆发的风险,增加磋商解决矛盾的可能性。


结语


女性参政的力量不容忽视,从反对枪支暴力,反对共和党剥夺 “平价医保法”,反对“骨肉分离”的移民管制政策等一系列政策中都显示出,“进步主义”女性候选人已经纷纷走上前台。2016年选举一个恶果就是一个杰出的女性被一个低能的男性击败了,但由此引发的女性参政率的上升却是一个令人欣慰的进步。这也许是特朗普当选的一个正面作用,他激励了千千万万个“希拉里”,而这些女性的参政,正在改变着美国。她们使美国更伟大。


参考文献:


[1] Rothstein Kass., (2013) Women in Alternative Investments: Building Momentum in 2013 and Beyond.


[2] Anzia, S., Berry, C., (2011) The Jackie (and Jill) Robinson Effect: Why Do Congresswomen Outperform Congressmen?,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ume55, Issue3


[3] Volden, C., Wiseman, A., Wittmer, D., (2018). Women’s Issues and Their Fates in the US Congress. Political Science Research and Methods, 6(4), 679-696. 

[4]Van Vugt, M., McDonald, A., Navarrete, C., (2012) Evolution and the psychology of intergroup conflict: the male warrior hypothesis.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Volume 367, issue 1589


关于作者:


黄亚生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社会政治] 策展阐述——“女性大游行:对一场社会运动的视觉捕捉“摄影展
[社会政治] A Postscript
[社会政治] Exhibition of Photography “Women’s Marches: Visual Capture of a Mo
[社会政治] 怕外国干扰:加拿大5人小组监管大选舆情
[社会政治] 美国司法部对孟晚舟,华为和Skycom提出13项刑事指控
[社会政治] 加拿大驻华大使为挺孟晚舟言论道歉
[社会政治] 两位多伦多母亲带女儿到华盛顿参加女性大游行
[社会政治] 两位在华被捕加拿大人每天受审4小时
[社会政治] 加拿大在2018年世界各国民主程度评估中位列第六,美国排名第25位,中国
[社会政治] 加中关系紧张但议员代表团仍访华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还没有注册会员?[立即注册]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 关于我们 About Us · 用户条约 Terms and Conditions · 隐私政策 Privacy Policy ·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版权声明:本网发布的内容版权归Lovingsister Media Inc. 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
© 2013 Lovingsister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Unauthorized distribution, transmission or republication strictly prohib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