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心姐妹网
 · 设为主页 | · 添加收藏 | · 会员注册 | · 会员登录    +
 
首页 | 社会政治 | 职场创业 | 情感关系 | 子女成长 | 多元生活 | 文化艺术 | 社区公益

访谈:“这部电影也是从情感慢慢写到了个人自由的问题”

—— 专访电影《山河故人》导演贾樟柯
来源:贴心姐妹网   更新:2015-09-20 09:11:47   作者:施雅芳
访谈:“这部电影也是从情感慢慢写到了个人自由的问题”  ——专访电影《山河故人》导演贾樟柯

图/施雅芳摄    电影《山河故人》导演到多伦多参加第四十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

Courtesy of TIFF  《山河故人》剧照

电影《山河故人》片花:

中国大陆导演贾樟柯的最新电影作品《山河故人》在第40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展映。

贾樟柯以前的电影,比如《天注定》,影片中有较强的社会批判和人文关怀,而《山河故人》专注于讲人的情感故事。影片中的涛,在两个爱她的男人——矿工梁子和煤老板之间,选择了煤老板。两人日后离婚,涛觉得前夫能给儿子更好的物质保障和前途,让儿子与前夫生活,儿子和父亲去了澳大利亚。

贴心姐妹网:你说过这是一部关于人的生命历程——生老病死的影片,带着宿命的意味;你又说这是一部尝试理解“自由”的影片。“宿命”和“自由”,似乎是矛盾的,你是如何在这部影片中表现的?

贾:其实《山河故人》,想拍它,也是这两年特别强烈,因为我过去从1998年《小武》第一部电影开始,我每部电影里都有感情,但不是重点,重点都在拍我们每个人在剧烈变革社会里个人遇到的生存压力、危机,感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拍完《天注定》以后,我就特别想拍一部聚焦在情感上面的,我觉得,一方面这些是生命里必须的功课,就像佛教里说的生老病死,随着时间的推移,就都会碰上,你不碰上,理解不了;碰上了,你才能理解。所以,我蛮想拍给年轻人看的,拍一部能够超越大家年龄的一个对情感理解的作品,因为我想我年轻的时候,我不会理解到情感会怎么变化,当然就有这种恒定的东西,但另外一个方面,其实它也跟中国目前的情况有关系,因为大家都在享有更好的生活,那更好的生活里面,生活的自由、情感的自由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那这部电影也是从情感慢慢写到了个人自由的问题,特别是到了他们的下一代,看起来,上一代要解决的问题——财富的问题不是问题了,甚至到了一个枪支都可以合法买卖的一个地方,看起来很自由了,过去大家从家乡,从99年出发的时候所需要追求的那些东西好像都获得了,但是我还有没有束缚我们的东西,我觉得就是个人,就是我们的内心,可能我们自由的限制在于我们内心的不自由。这可能也是我一直着迷的一个话题,就是个人现代化的问题,它可能一直是伴随着我们需要理解的一件事情,所以未来的部分就慢慢地写到了自由的问题。

贴心姐妹网:你对自由的问题已不仅仅是从中国这个社会环境来思考了,以前是从小城市到大城市,这次你的人物已从中国走到了国外,从全球的角度,从移民的角度。你也经常在全球跑,但你在国外没有很长时间住下来,你在写和拍移民生活的时候你是如何去把握的?你肯定碰到很多挑战,你又是如何克服的?

贾樟柯:我之前做过资料收集,在华盛顿、纽约、温哥华、墨尔本,也包括多伦多,我有些同学移民到这边,我会去他们的家庭做客、生活,跟他们聊,做了一些笔记,有些细节是用到了电影里。我在华盛顿一个朋友家里,看到他和他儿子的沟通通过Google Translator,我很惊讶,因为他们家的家庭情况是这样子的:一直想让孩子能融入到当地社会里,另外一个方面,孩子的妈妈英文非常好,所以妈妈在的时候,孩子会讲一些中文,但是讲不深,妈妈在,他遇到困难,妈妈可以帮他解决;妈妈出差了,两父子又开始。我看到好惊讶,我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才是我们的下一代,就已经这样了,当然,目前还不是一个普遍的情况,但是我想它是一个危险,它是一个我们值得注意的问题,所以我把他放在未来,放在2025年。

贴心姐妹网:你说的危险是指失去文化的传承吗?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很多移民的后代,他们已经在这边成长,在这边扎根了,他们有他们的文化和价值观,可能已经不是一个传统意义的中国人的概念,而是一个全球意义上的人的概念。你怎么看?

贾樟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一个自我身份的认同和纠结,即使你从小在这里有同学,有朋友,但从语言,从相貌、从家庭、血缘的角度,故乡还是能界定你的身份,从这种角度来说,这种焦虑不会消失,还会有这种焦虑存在。*(1)

贴心姐妹网:这是一个关于情感的影片,赵涛是这部影片的主演,你们是工作中的伙伴,又是生活上的伴侣。你觉得你们的个人情感对这部影片有什么样的影响,这部影片的拍摄过程又对你们的情感产生了什么影响?

贾樟柯:我觉得,这部片子,赵涛对我的帮助还是挺大的。因为可能作为女性来说,她体验情感的准确度和细腻程度有很多时候能帮助我,有好几场的戏的处理我们有很大的争执。比如,有场戏是她去一个小的城市,她的父亲在那里去世了,她去医院,跟父亲告别,和他父亲的遗体告别,我当时要求她的表演要含蓄一些,不要哭。我的思维模式是男性化的,我觉得这么大一个事,又是在异乡,处理这个问题很棘手,很复杂,是需要镇定。我要求她镇定,我说当然你脸上都是悲伤,但是要镇定,不要哭出来,然后我们就拍,拍了一条之后,她觉得不舒服。她说,其实对一个内陆的女孩子,跟父亲相依为命,离婚了,孩子又跟了丈夫,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毫无征兆地、突然地去世,她能不哭吗?对于一个没有离开过中国大陆文化的一个女性来说,哭是最正常、机械的反应,她批评我:“你是不是对美学的要求,压抑了你的情感?” 对我非常有启发,因为我们做导演,追求美学的完整性,但有时候的确会压抑正常人的感情的表现,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赵涛的表演为这部片子提供了女性的视角,这是蛮重要的。*(2)

贴心姐妹网:你45岁拍这部影片,人到中年,往回看,往前看,这对你个人的人生来说,是不是也是很重要的过程呢?

贾樟柯:这个电影就应该产生在这个年纪,因为的确是过去对情感,比如说对爱情,处在爱情中,生活那么简单,甜蜜,结婚了,慢慢有家庭了,情感也会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比如妈妈,你突然发现她老了,比如,我们在初恋的时候,不太关注妈妈,因为她还很年轻,但是过几年,妈妈的老态就出来了,遇到的第一个老,是父母的老,不是自己的老,是父母的老,你一下子会意识到这个问题,那这些都是这个年龄才能理解的。所以,我们的制片说,你的目标观众是什么,我说我的目标观众其实是年轻人,因为如果我年轻的时候能看一部这样的电影,我就对感情有超越年龄的理解,那我现在想拍一部电影,让年轻人对情感有一种超越年龄的理解。然后,我也开玩笑,人这一生,是爱的修行,从不懂,到慢慢地理解,等你理解了,可能那事情已经过去了。

贴心姐妹网:你这部影片将在国内公映,但两年前的《天注定》到现在还没有公映

贾樟柯:《天注定》当时已经通过了审查,然后突然叫停,官方也创造了一个说法,一个概念叫“暂缓发行”,也没有时间,也不说不能发,到现在都拖着,就是一个“拖”字,“拖字诀”,我还希望继续努力。

贴心姐妹网:你是从一个独立电影人出身,你的影片在被官方和市场接受的过程中,你是否担心你的独立性和先锋性会受到影响,你的一些棱角会被磨了?

贾樟柯:每部影片完全遵照自己的创作意图去做,然后在中国内地遭受了什么命运就去接受它,不会去改变它。千万不能做自我审查。

我们的投资组合里面不会是单一的只有大陆的钱,就是全球组织,日本,法国,大家分担一些风险,而且都是老搭档了,这部有问题,下一部再追回来,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是爱电影的人。因为光是勇气,没有一些解决方案也不行。

贴心姐妹网:所以你还是会保持你的独立性、先锋性和你的棱角

贾樟柯:希望是这样(笑)。

贴心姐妹网: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今年创立一个新的竞赛单元,以你的电影《站台》为名,你怎么看?

贾樟柯:我的荣幸。今年4月,北京电影节的时候,多伦多电影节的艺术总监Cameron Bailey在北京找我聊,说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商量,他说他想创立一个新的单元,他一直没有讲要用《站台》这个名字,他就讲多伦多电影节的电影越来越多了,他们觉得应该让多伦多的观众也注意到电影的创新和艺术性,我说蛮好的,我们过去觉得多伦多电影节是一个很好的做电影买卖的地方,如果有一个竞赛单元,能够让大家关注到一些新的创作,那是很好的事情。他说能不能用《站台》的名字,我说当然可以,太荣幸了,也是一个很大的礼遇吧(贾樟柯担任了首届三位评委之一——笔者注)

采访后记:

电影节的专访时间比较紧,有些问题没有时间进一步追问。比如:

*(1)在像加拿大这样文化多元的国家里,人们对移民后代的文化身份问题是否会有不同于贾樟柯的想象和观点呢?

*(2)在贾樟柯的笔下和镜头里,涛是一个“忍辱负重”的女性,为了儿子有”更好的前途”,忍受和儿子的分离。贾樟柯说,赵涛在一些细节上给了这部影片女性视角。我们想象,如果是一位女性写涛的故事,在信息、交通发达,移民便捷的今天,离婚后在小城里经营公司、拥有自己资源的涛,是否会作出不同的选择?比如自己带着儿子到上海读国际学校,自己带着儿子出国读书?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需要授权,请联系:yshi@lovingsister.com)

相关链接:中国人还是加拿大人?蒙特利尔华裔作家谈自己》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情感关系] 异地恋,是带刺的玫瑰,是集美好与痛苦于一体的存在
[文化娱乐] 去年世界顶尖电影中仅7%是由女性执导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正在筹款50万元
[社会政治] 访谈:“我认为保护少数族裔/少数族裔群体令其免受歧视极其重要”——专访
[社会政治] 访谈 导演张侨勇:“多元化不应仅仅关乎黑人/白人,还应关乎包容更多不
[社会政治] “加拿大十大最佳电影节”明年1月举行
[社会政治] 多伦多电影节闭幕晚会用啦啦队助兴被指不当
[文化娱乐] 《我不是潘金莲》获得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国际电影评论家联盟特别展映奖
[多元生活] 第41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的中港台华语片
[文化娱乐] 第41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值得关注影片
[社会政治] 访谈 国会议员关慧贞:“女性参政,不仅仅是代表性的问题,还要解决很多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还没有注册会员?[立即注册]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 关于我们 About Us · 用户条约 Terms and Conditions · 隐私政策 Privacy Policy ·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版权声明:本网发布的内容版权归Lovingsister Media Inc. 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
© 2013 Lovingsister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Unauthorized distribution, transmission or republication strictly prohibited.